红皮箱-疗愈盼望-全彩精裝-林鹿

046055
加 入 购 物 篮
  • Description


張伯笠牧師採訪作家林鹿:女性關懷和健康:《紅皮箱》療愈自傳

/簡書名:紅皮箱/红皮箱

英文書名:Red Leather Suitcase

作者:林鹿

ISBN:9781950531004

出版社:麥粒

出版日期: 2021-10

頁數:632

語言:繁體

 

內容簡介

本書榮獲2020雅歌文藝獎
獲獎理由:看似瑣碎,實則細的「心相」記錄,
既是一部心靈成長自述,也是中國當代精神史。

你家裡也有一只紅皮箱嗎?
那裡面收藏了大時代的悲劇,
記憶著父母的鄉愁,
折疊著他們生命曾經的苦難,
捲曲著那些不願向人述說的蒼涼與祕密……

這是作者的日記油畫,是一本非虛構性的自傳;
這是上帝醫治一個破碎心靈的過程,是一場走向自由之路的生命爭戰;
紅皮箱裡藏有一些創傷和掙扎,
勇敢地打開紅皮箱……
你會遇見上帝,遇見療癒與盼望。

 

目錄
第一章爸爸「被」自殺(1968年10月,成都雙子橋)
第二章太姥爺趙牧師(1929年,遼寧瀋陽)
第三章寧先生書房(1982年,天津南開大學)
第四章十年單人床(1985年,成都紅星路)
第五章主持人日記(1993年,成都天涯石化北街)
第六章女記者的煙蒂(1995年8月,成都玉林小區)
第七章看《耶穌傳》(1989年5月,成都三間房)
第八章馬尼拉畫畫(2000年8月,馬尼拉亞洲神學院)
第九章送別媽媽(2002年1月,成都新華醫院)
第十章貝貝2020海報(2020年,成都西門)
第十一章熱氣球與三寸金蓮(2006年,內華達州雷諾)
第十二章神學院的金魚缸(2008年,加州洛杉磯)
第十三章畫畫與療癒(2018年,賓州諾森伯蘭)
第十四章春天來了(2012年,賓州諾森伯蘭)
附錄

 

《紅皮箱》讀后感1

读着《红皮箱》,我看到了一个聪慧、率性、活跃而坦诚的灵魂。红皮箱中装滿的艰辛,屈辱和压抑我都知道,感同身受,因为我也是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,是一个困顿在红皮箱中的人。而这个灵魂是不甘于困顿的人,她要打开红皮箱,要沖将出去,她要跳跃,要歌唱,要呼吸新鲜空气,要展现自我个性。我知道,她面对的只能是比困顿在红皮箱里更多的风波和磨难。
       然而读完《红皮箱》,我触摸到的仍然是一个热情的,活跃的,坦诚的,对生活充滿愛的灵魂。那么多的磨砺沒有让她染上灰色和暗影,她反而更加阳光更加美丽了。
    我读岀了引领她永远面向光明的那束光,那是神的引领,神的照耀!《红皮箱》这本书正是神迹的印证,我多么喜愛和羡慕这个在神的保守下活出了独特风彩的人。


《紅皮箱》讀后感2

我看了你的畫,就有想畫畫的感覺,好像受到感染。真的!很奇妙,看了你的畫就想畫,每次看到你的畫,就產生畫畫的沖動!那些畫特別能夠感染人,看了就好像心被徹底打開一樣。

我想,也許有另一些人看到你的文字,就想寫。

就是很美,很朴實,又完全沒有技巧,這樣的東西,讓人喜歡,又感覺並不遙遠。這是療愈:的確,“上帝打開了我,我也向上帝打開”,從畫裡、文字裡都能感受到。我們很少有人能夠如此敞開。

這本書非常有意義,至少影響到我,裡面的故事都是真的,人物都是真的,見証了我們的神也是真的。看的過程,總是會掉淚。覺得是神借著這本書在感動和改變我。觀念和故事的差別太大了。故事是可以滋養人心的。

我相信認真看過這本書的人,會被打動、被影響。還有,真的有療愈的感受。

每天在這樣的閱讀中,又得到安慰,又感覺心碎。眼淚流了又流。

我的心太硬了,神才讓我讀這樣的故事。我看到有人拿你當外衣,你把裡衣一同讓她拿去。我看到別人拿走的,神真的用自己代替了。

我看到你描述的那種發光的笑容在你臉上。

雖然掉淚,但是和那種沒有指望的落淚是不一樣的。我還想說:我看這些故事的時候,感覺你做的那些選擇,在人看起來好像確實很傻,但是每一步都很有智慧。你舍棄的都是不重要的,留下了很珍貴和重要的東西。

 

莫非推薦

2008年南加第一屆文字營,林鹿剛來美,就來上課了。十幾年下來,畫風、文風皆見長。

《紅皮箱》一書且得到第一屆「雅歌文藝獎」。

這是一本關於苦難的書,也是一本關於盼望的書。細細讀,可以讀到一個女人的成長如何貼著歷史環境走,又脫離,進入永恆--莫非

 

林國亮推薦 

我有幸在林鹿求學期間,教導她有關婚姻與家庭的課程。在作業上、也在課堂內外,與她有生命的交流。

十年來,我從她的文字和繪畫中看見一個受傷害、受壓抑的生命活生生地在我眼前破繭而出的蛻變。

過去林鹿的畫作中,常會出現一個無助、脆弱、彷徨的女孩。我曾在回覆她的作業中寫道:「如果你還要畫女孩,試著畫那些遇到耶穌以後的女人。試著多讀一些基督徒傑出女性的傳記,不只是讀蓋恩夫人的《馨香的沒藥》,讓一個自信、成熟、篤定、謙卑、柔和的女性成形在你心中,在你的畫作中流露出來,感覺上你已離此不遠。」

林鹿成長在一個相當封閉、貧瘠、壓抑的環境裡,缺乏愛、缺乏機會、缺乏資訊、缺乏知識、缺乏選擇,要經歷幸福美好的婚姻與家庭生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為此,她想飛、想掙脫、想自由,想從原生家庭的傷害中得醫治。

林鹿親身遇見、經歷了她的外曾祖父所認識、事奉的耶穌,是「我來了,是要叫人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」的耶穌(約10:10);是使「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」(羅8:28)的耶穌;是讓人在愛中遮掩(饒恕)一切過錯(箴10:12;彼前4:8)的耶穌。這份相遇,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。

基督徒婚姻的真、善、美,在於夫妻彼此委身、互相成全,同心攜手共度人生所有的境遇——不論是絢爛還是平淡、崎嶇還是平坦、順境還是逆境。這不是小說的境界,不是人的幻想,而是在基督裡真實而可達到的境界。

林鹿五十歲後的生活見證了這一切。林鹿在上帝奇妙的引導下,遇見了她的先生大衛。在林鹿的文字、繪畫和生活中,我看見了一個飽得上帝之愛、丈夫之愛的女性。

林鹿自然、直接、快速、深刻地用文字和畫筆,描繪刻骨銘心的生命歷程,從混亂和殘破中走出來,不再只是引頸盼望,不再是傷痕累累,不再是嗷嗷待哺,而是在基督裡找到自己。過去經歷的、現在正在經歷的,和未來即將經歷的都融合在一起,一片祥和。我看到燦爛的曙光。

禱祝本書成為海內外無數有相似境遇的骨肉同胞的祝福。

 

黃維仁 推薦 

我們都是人生列車上的客旅。在這輛列車上,沒有人能夠選擇自己出生的性別,生在哪個國家,生在安樂或是戰亂的時代,選擇父母和兄弟姐妹是誰,家境貧窮或富足,人生際遇悲慘或幸福。

雖然人生中有許多事情不在我們的掌控範圍之內,若我們願意選擇靜下心來,用一顆疼惜的心去觀察,我們會發現,在這人生列車中,不管每個乘客的成人表像是多麼的不同,我們每一個人的表像背後,都有一個需要被傾聽被瞭解的「小小孩」。我們的內在小孩一輩子在掙扎著去處理兩個問題:「我可愛嗎?我有用嗎?」

在這人生列車上的人還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我們每一個人事實上都只擁有非常有限的人生經驗。

當我們願意用一顆謙卑的心去傾聽、瞭解,我們會發現,人生列車上每個人都有個美麗莊嚴的生命故事,如果我們看得見,能從他們人生成敗的經歷中汲取智慧,我們人生旅途中所遇到的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我們生命的導師。

人生有莫測風雲,生命旅途中我們都難免受傷。從事心理治療專業多年,筆者深深感受到,一顆最美的心,是受傷後沒有變硬去傷人,反而不斷謙卑地去尋求醫治,不斷學習去愛的心。

生命的傷痕可以帶來深度。林鹿經歷了人生風浪,在痛苦中沒有自暴自棄,反而勇敢地站起來,不斷學習,不斷自省,不斷去愛,把她的生命故事與心中最深的情感,藉著一幅幅美麗而溫柔的圖畫呈現出來。

藝術是極具療癒性的,林鹿在流淚谷中不斷成長,學習愛與智慧,而今能夠進入泉源之地。

筆者在此鄭重推薦林鹿的作品,相信她的繪畫能滋潤人心,幫助許許多多的人。

 

作者簡介

拒絕歷史,
很容易成為對自己說謊的一種方式
如同關閉了紅皮箱
拒絕歷史,
不是愛和醫治之路徑
-----------林鹿

林鹿,2020雅歌文藝獎得主;中國成都秋雨之福團契早期創立者之一。
經歷了人生風浪,她在痛苦中沒有自暴自棄,反而勇敢地站起來不斷學習、自省、不斷去愛,把她的生命故事與心中最深的情感,藉著一幅幅美麗而溫柔的圖畫呈現出來。
作者親身遇見、經歷了她的外曾祖父所認識、事奉的耶穌:這份相遇: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。也讓她勇於凝視生命的傷口,成為一位負傷的醫治者。

 


內容試讀


第一章爸爸被「自殺」(196810月,成都雙橋子)

抽出記憶的線頭

1956年;爸爸媽媽從瀋陽到四川參與建設飛機發動機公司。
單位給爸爸配備傢俱:一張小床,兩張大床,寫字台,雙開門兒碗櫥,一張
方桌和四個小方凳,兩把靠背椅。木地板,坐式便池,浴盆是黑白水磨石。
爸爸媽媽個人的隨身物品,只有一個放在內屋的紅皮箱。紅皮箱是爸媽結婚時
買的,民國時期製,結實的牛皮。紅皮箱裡裝著媽媽的衣服,還有家裡的相冊。
後來又添置兩個樟木箱,兩個雜木箱,放在外屋。
爸爸喜歡常常把傢俱調換位置,總有新鮮感。
2014年,我看見紅皮箱在房間裡閑置,布滿灰塵,箱内棉布襯裡泛黃有印痕。
忙亂中,我把紅皮箱扔到樓下。等我回過神兒來,隨即到樓下,紅皮箱已經
被人拾走了,我後悔也沒有用了。
姐姐勸我:「物品來來去去,爸爸媽媽都不在了,紅皮箱在舆不在都不重要。」
紅皮箱曾經陪伴我好久;在那些懵懂與幻想交織的歲月,它靜靜地獨佔一隅。我要打開記憶的紅皮箱,記憶卻如同硬硬的石塊,沒有彈性。怎樣使記憶軟化呢?等記憶軟了,才能抽出記憶的線頭,我跟著線頭的伸展回到往昔歲月。

2017年10月31日,我畫爸爸的紅皮箱
紅皮箱的皮帶紮得緊緊的,仍鎖著,像哥哥姐姐和我,緊鎖了五十年。
我們四個孩子,是爸爸媽媽生命的延伸。
我記錄哥哥姐姐的聊天,匯集在一趣,看到特殊的時代反覆地影響我們以及
我們的後代。
童年情緒在潛意識中,上升到意識層面,我們才注意到自己的間題。

還有誰能記得爸爸呢?

五十年後,我凝視著爸爸的黑白照片,爸爸如同陌生人。
仔細端詳,爸爸瘦瘦的,髙個子,英俊,穿著呢子中山裝。那時爸爸沒有皺紋,嚴峻丶清秀丶年輕,嘴唇緊閉,頭髮茂密豐厚。
哥哥有與爸爸相似的眉眼嘴角,如今,兩個哥哥的年齡都超過了爸爸。
2016年3月30日,我畫爸爸,畫筆間,是我的撫摸,呼喚,心疼。
假如連小女兒都不記得爸爸,那還有誰能記得爸爸呢?
家裡,我的年齡最小,我所知道的往事也最少。越不清楚,我就越想弄
清楚。
我一直被歷史影響。在我生命中,歷史的影響從沒有結束。
我穿針引線,趁著我和哥哥姐姐還能夠溝通,就要多溝通。
整理失去的記憶,是珍惜,也是感恩。
記憶的紅皮箱打開了,讓光照射紅皮箱。

媽媽的綠豆糕

l962年,我還在媽媽腹中。由於農業集體化和大躍進運動,導致糧食嚴重短缺,發生全國性飢荒,民間稱為「飢荒年」。1500萬-4500萬人被餓死,絕大多數是農民。
有一天,媽媽在春熙路買了一個綠豆糕,正要吃,背後突然過來一個人,衝著媽媽手上的綠豆糕吐了兩口唾沫,把媽媽嚇得夠嗆,媽媽給了他那個綠豆糕。那個人是餓極了。
那時候就是一個字,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