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太福音(简)-摩根解經

055209
Add to cart
  • Description

中文書名:馬太福音-摩根解經

作者:坎伯·摩根(Campbell Morgan)

譯者:張竹君

ISBN:9787542636874

出版社:上海三聯

出版日期:2011年12月

頁數:495

語言:簡體

 

內容簡介

圣经对摩根(Campbell Morgan)来说不仅是一部神所启示的书,而且是一个可以亲自进入的属灵世界,在它里面可以日日朝见主面,对神的认识和爱敬日加深沉,不时从中得到启示、亮光与清新活泼的气息。因此他讲解圣经不但细腻,而且有独到之处,他能超越传统束缚,带给人新的亮光。

 

“摩根解经丛卷”是作者一生研读圣经的结晶,共有一百多卷,由美国活泉出版社陆续翻译成中文,这是一套解经性的注释书。中文简体版已出版的有《使徒行传》、《希伯来书》、《罗马书》、《耶利米书》、《马可福音》、《路加福音》、《约翰福音》、《哥林多书信》、《以赛亚书》和《马太福音》。

 

《马太福音》是“摩根解经丛卷”系列之一。摩根反复告诉我们,马太福音是一卷王的福音,它的主题是国度。这个国度并不是人死后方能进入的境地,它是要在地上建立的一种状态。这卷福音首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王,接着是王的宣讲,王的颁布律法,王的展示福祉,王的强调声明。我们无论从律法研究,或是数算福祉,或是留意王的声明,都会看出它们和今世这地上的关系。耶稣心中热切所要达到的,是在地上建立一个神圣的秩序。

 

作者简介

坎伯·摩根(Campbell Morgan,1863—1945)是全世界公认的“解经王子”。1888年5月2日申请要成为英国伯明翰卫理公会牧,当他站在75位考牧委员面前讲完道后,考牧委员竟然评定摩根是“不适合讲道,没有讲道恩赐”的人,这份差事因而告吹。此举对摩根而言是一次重大打击,摩根伤心地打电报给担任牧师的爸爸,他父亲立即回电说:“地上拒绝,天上接纳。”摩根没有放弃神给他的呼召,在神的带领下尽他的职份,8年后成为伯明翰卫理公会理田路礼拜堂的主任牧师,而且日后成为最会讲道的解经牧者。

 

在英语世界中,听过他的信息的人说:“这位牧师真是相信圣经,他传讲自己所信的事时,又是具有那么强烈的说服力和感染力。”一位长期追随摩根的朋友约翰哈理斯(John Harris) 观察他大有能力的讲道,对他的分析是,“摩根讲道的能力是出于他对神、对圣经的坚定信心,他所传的是他内心所确信不疑的。”许多传道人向他请教秘诀,摩根的回答永远不改变:“用功,用功,再用功。”用功于每天清晨进入那块神圣的领域,呼吸天上的空气,取得新的能力。坎伯摩根将一卷圣经最少读50遍,才着手解释它。此外,他熟记经文,让熟记话语成为他生活的习惯,使他的讲道及解经更正确、深入和生活化。

 

目錄

·         1 马太福音一1~17

·         2 马太福音一18~23

·         3 马太福音二5,15,17,23

·         4 马太福音三1~12

·         5 马太福音三13~17

·         6 马太福音四1~11

·         7 马太福音四12~25

·         8 马太福音五1~2

·         9 马太福音五3~12

·         10马太福音五13~16

·         11 马太福音五17~20

·         12 马太福音五21~48

·         13 马太福音六1~18

·         14 马太福音六19~24

·         15 马太福音六25~34

·         16 马太福音七1~12

·         17 马太福音七13~28

·         18 马太福音八1~17

·         19 马太福音八18~34

·         20 马太福音九1~17

·         21 马太福音九18~34

·         22 马太福音九35~38

·         23 马太福音十1~23

·         24 马太福音十24~42

·         25 马太福音十一1~19

·         26 马太福音十一20~24

·         27 马太福音十一25~30

·         28 马太福音十二1~21

·         29 马太福音十二22~37

·         30 马太福音十二38~45

·         31 马太福音十二46~50

·         32 马太福音十三全章

·         33 马太福音十三3~9,18~23

·         34 马太福音十三24~30,36~43

·         35 马太福音十三31~32

·         36 马太福音十三33

·         37 马太福音十三44

·         38 马太福音十三45~46

·         39 马太福音十三47~50

·         40 马太福音十三51~52

·         41 马太福音十三53~58

·         42 马太福音十四1~22

·         43 马太福音十四23~36

·         44 马太福音十五1~20

·         45 马太福音十五21~39

·         46 马太福音十六1~12

·         47 马太福音十六13~20

·         48 马太福音十六21~28

·         49 马太福音十七1~13

·         50 马太福音十七14~27

·         51 马太福音十八1~14

·         52 马太福音十八15~35

·         53 马太福音十九1~22

·         54 马太福音十九23~二十16

·         55 马太福音二十17~34

·         56 马太福音二十一1~17

·         57 马太福音二十一18~22

·         58 马太福音二十一23~44

·         59 马太福音二十一45~二十二14

·         60 马太福音二十二15~46

·         61 马太福音二十三1~12

·         62 马太福音二十三13~39

·         63 马太福音二十四、二十五

·         64 马太福音二十四1~44

·         65 马太福音二十四45~二十五30

·         66 马太福音二十五31~46

·         67 马太福音二十六1~30

·         68 马太福音二十六31~56

·         69 马太福音二十六57~75

·         70 马太福音二十七1~26

·         71 马太福音二十七27~56

·         72 马太福音二十七57~二十八20

 

摩根解经丛卷:马太福音》书摘

1 马太福音一1-17

第一节是本段的标题,第十七节是本段内容的总结。无疑的,第一节也是耶稣家谱的标题一如犹太史籍记载的式样。第十七节是马太所作,关乎其内容的总结。

 

我无意多用篇幅,对马太与路加这两处家谱相异之点加以申论,但其中有一二处,很值得约略一提。首先要提的仍是这标题:“亚伯拉罕的后裔,大卫的子孙,耶稣基督的家谱。”马太并未以它作为这本福音书的题目,只是将它作为耶稣基督家谱的标题。我们认为,马太的资料取自正式的典籍,以此作为他写福音书的引言。在这本福音书中,他要介绍他所认识的主耶稣,正是他们历代列祖所企盼的弥赛亚,是祂百姓的君王。

 

我个人相信,马太所记录的主耶稣的家谱,并不完全根据典籍。因为在最后的总结中,他把由亚伯拉罕到弥赛亚的世代,分成三个段落,每段各有十四代;显然其中有略而未计的。在第八节的约兰与乌西亚之间,略而未提的有亚哈谢、约阿施和亚玛谢;在第十一节的约西亚与耶哥尼雅之间,他未将约雅敬列入。我比较相信,马太记述家谱时,可能出于属灵的原因而有所删略。我们应该注意,当他说,“从亚伯拉罕到大卫,共有十四代。”在这一段落中,并无省略。但在接着的两个段落中,他说,“从大卫到迁至巴比伦的时候,也有十四代;从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,又有十四代。”显然不止此数,他只是选了一些必要的人。头一批被删除的,都是出自亚哈与耶洗别女儿的后裔,我们或许可以据此一窥马太选择的原则。第十一节约雅敬未被列入,可能是出于抄经者的遗漏。因此为了要维持三个十四代,耶哥尼雅的名字不得不出现两次——第二段之尾和第三段之首。

 

最后有一点要注意,这家谱并没有说耶稣是约瑟的儿子。它所以被称为耶稣基督的家谱,是因为耶稣的母亲与约瑟有婚姻关系。在犹太人的记录里,耶稣的身份是马利亚的儿子,而

 

马利亚是约瑟的妻子。

 

我建议先将第二至第十六节很快地读过,然后回头来细细思想第一节的标题和第十七节的结语。

 

第二节到第十六节的记载,有好几个原因使人深感兴趣。第一,虽然它纯粹是一个犹太色彩的家谱,但其中喇合名字的出现,显然突破了希伯来民族的界限;此外将妇女也包括在家谱中,尤其与犹太教的习俗不合。何况所包括的妇女,有声名狼藉的他玛氏,有既是外邦人又曾为妓女的喇合,还有外邦女子路得,连使大卫的英名毕生蒙尘并延及他的后裔的拔示巴氏也在其中。末了一个女性是主的母亲马利亚。因此在这家谱中,有意无意地象征了神的恩典,将藉着要来的君王临到万民。

 

使人感到兴趣的另一点是,这段家谱的结尾声明,“雅各生约瑟,就是马利亚的丈夫。那称为基督的耶稣,是从马利亚生的。”这与前面的叙述方式完全不同。它代表了一个分别,

 

下面紧接着的耶稣降生的故事,就可以解释这个分别。它强调一个事实,耶稣不是约瑟之子。在这卷福音书的首页就表明,耶稣虽然与这民族有关,却不是由这一族所产生的。祂只是临

 

到这一族,却与这一族有分别。关于这个奥秘,此处未加以说明,有待后面的事迹来阐释。

 

现在回头来思想第一节,就是这家谱的标题,从它所强调耶稣基督与希伯来历史上两位伟人——亚伯拉罕与大卫的关系,使我们不得不驻足深思。这两重关系明显地都肯定祂作儿子的

 

名分。祂是大卫的儿子,又是亚伯拉罕的儿子(中译作“子孙”)。这一点说明了祂与希伯来人的关系是皇室的、种族的关系。祂出自君王的世系,祂也是希伯来民族的始祖和创造者

 

的后裔。在此我要指出一个事实,从亚伯拉罕到大卫这一部分,路加笔下的家谱与马太的完全一致。两者不同之处,乃在从大卫到耶稣这一部分。路加是从马利亚溯源至大卫,从而确定祂是大卫之子。而马太则一开始就说明祂是大卫之子,否定了祂是出于约瑟,或出于这家谱中从大卫到约瑟中的任何一位。

 

这家谱的标题说明耶稣是大卫之子,又是亚伯拉罕之子,其中饶有意义。根据旧约的历史,神曾应许这两个人要得儿子,他们也真的都得了儿子。但从许多方面来看,若说他们所得的儿子就是应验了神的应许,那就难免令人失望。神对凭信心顺服祂之亚伯拉罕的应许,和对凭信心顺服祂之大卫的应许,既未应验在以撒身上,也未应验在所罗门身上;神的应许成就在耶稣身上。

 

这事实值得我们细加察验。我们就照着本节的顺序来看。

 

大卫所等候神将赐给他的那儿子,乃是将来要照大卫的心意,建立以耶和华的殿为中心的国之人,就是所罗门。所罗门这名字的意思是平安,暗指以色列国将永享太平。所罗门又蒙神赐他极大的智慧,他毕生最伟大的工作是建造圣殿。在他掌王权期间,以色列应该是平安繁荣的。

 

但所罗门一生有许多失败,而且失败得很悲惨。他虽然曾蒙神赏赐大智慧,却过着极愚昧、极可悲的生活。他曾热心建殿,但他完全违背圣殿所代表的原则,使圣殿徒然只有外表,

 

没有实质。虽然如此,神仍以恩慈待他,又因他父亲大卫的缘故,使以色列国在他在世之日平安富庶。但他所种下使国腐化动乱的种子已经萌芽,他一死这种子就大大滋长。大卫怎能不因他从肉身所生的儿子失望、痛苦、忧伤呢?

 

耶稣基督按肉身说是出自大卫的后裔,但祂从死里复活,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。祂降世是为了要胜过人类的失败(所罗门可作代表)。如今祂藉着无限的智慧,正建造永不毁坏的殿。祂已经为祂那永享平安与繁荣的国度立稳根基。在那国中邪恶与反叛永无藏身之处。

 

神曾应许亚伯拉罕,他的子孙将要成为大国,地上的万族要因之得福。亚伯拉罕所等候的,毫无疑问的是以撒。以撒这名字的意思是欢笑。他对亚伯拉罕来说,永远是一个见证,见证神的能力显在人的软弱上,因为撒拉虽然过了生育的岁数,还能怀孕。亚伯拉罕必然寄厚望于这儿子,因为他相信从这个儿子将生出许多子孙,神应许的国将藉他们建立。他也因着这信,给他的后裔祝福。

 

然而以撒的故事仍是一篇令人失望的历史。他生性软弱,他下面一代一代的后裔,也都软弱失败,从未实际进入神给亚伯拉罕的祝福中。因此,亚伯拉罕对他肉身所生的儿子也必失望灰心。耶稣基督按肉身说,是亚伯拉罕的后裔,但祂具有奥秘的身份,因此祂能说,还没有亚伯拉罕,就有了我。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之应许的是祂,而不是失败的以撒和他的后裔。祂才是神所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儿子,从祂出来的后裔,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,海边的沙那样无数。他们将成就神的旨意。

 

因此,大卫与亚伯拉罕的真儿子,耶稣基督,在日期满足的时候来到这世界,为要克服大卫之子所罗门与亚伯拉罕之子以撒一切的失败,为要建立这宝座,成全这国。

 

在马太为家谱所作的结论中,提到神子民历史中三个转捩点。第一个转捩点是亚伯拉罕的蒙召,因他的顺从,产生了以信心为根基的新族类。第二个转捩点与大卫有关。他是一个合神心意的王。他的受命为王是以色列的失败所带来的结果。他们的失败在于要求耶和华像列国一样,给他们立一个王。最后一个转捩点是百姓被掳到巴比伦去。神按照祂的计划,拣

 

选祂的百姓,正是为要对付巴比伦所代表的一切。

 

这三个转捩点在基督身上达到了巅峰。这个事实指出了祂和三者的关系。当我们思想那三段过程,并注视基督的时候,有三层事实使我们印象深刻。它们是:原则上相同,成就上超越,失败上矫正。

 

在基督与亚伯拉罕之间,我们看见一个相同的原则。亚伯拉罕是本着信,离开了迦勒底的吾珥。嗣后他毕生的行径,凡合于神旨意的,无不根据这个信心的原则。我们的主耶稣,在祂所有的工作与生活中,也都本着相同的原则。希伯来书的作者曾多次指出这一点,并且将祂远远地排在亚伯拉罕之先,因为祂是信心的创始者,信心的率领者。

 

在信心原则的成就上,主耶稣的成就显然是亚伯拉罕所难以比拟的。在亚伯拉罕的一生中,我们看到他曾偏离信心的道路,曾为此蒙羞受辱,几罹大灾;而主耶稣的一生,从未稍离信心的道路,祂对神始终顺从不渝。

 

在基督与亚伯拉罕的关系上,最重要的一点是祂完全矫正了失败。祂不像亚伯拉罕只是遥望那城。祂是亲手将城建成。祂不只是寻求神的荣耀,祂是实实在在地彰显了神的荣耀。

 

至于基督与大卫的关系,原则上相同的地方是执掌王权。大卫得掌王权是因着他对耶和华的忠诚。由于他在许多艰苦的处境中,仍向耶和华忠诚,结果使那不完全的大卫所预表的,在主耶稣的身上得着绝对完全。主耶稣的一生向神的旨意绝对忠诚。这使祂所拥有的主权,满了威严与能力。

 

在成就的超越上,基督与大卫的对比,远较基督与亚伯拉罕的对比更明显。大卫对耶和华的失忠,不但使他的君尊威严失色,也影响他掌权的范围。主耶稣完全舍弃自己,归向父神的旨意。因此祂的冠冕充满了四射的光辉,祂的国度无穷无尽,所以祂能说,“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,都赐给我了!”(二十八18)。

 

在基督与大卫之间的关系上,那最终且满有恩惠的事实,是祂坚定了祂的国,表明了神的荣耀。

 

被掳到巴比伦和基督的关系,也有原则上的相同处。以色列民屈服在一个骄狂民族的轭下。那是一个背叛神管理的政权。基督诞生在祂百姓中间时,他们也正丧失自由,服在罗马的铁轭之下。祂降生时的情景是最好的说明。当时凯撒奥古斯都下令,叫天下人民报名上册,因此马利亚要随同聘她为妻的约瑟,遵令上犹太去报名上册。

 

基督在成就上的无限超越,可以从祂在世年日的顺服上明显看出来。祂把凯撒之物归给凯撒,但祂又胜过凯撒外表上的轭,将属神之物完全归神。

 

在基督与被掳这一重关系上,最终的事实是祂断开了一切罪的捆锁,并引领信靠祂的人,脱离被掳之地。

 

因此在这一段记载家谱的经文中,人性的冀望与软弱,代代都显明出来。但是冀望也罢,软弱也罢,无不说出人对基督的期待。亚伯拉罕和大卫王都等候神的儿子来成全所应许的。

 

随着一代一代的逝去,信心因着眼前的事实而逐渐消失,惟有等候神来证实。政权的相继败落,惟有等候神来管理。被掳的人在悲叹与饮泣中,正等待着祂来救援。祂将有何作为?这正是往下的记述所要论及的。让我们此时先在盼望中为祂加冠。

 

来啊!齐来赞美,向受膏者欢呼;

 

那应许大卫的子孙,在日子满足时诞生。

 

祂在地上设立宝座,压制罪恶清除罪愆;

 

祂使被掳的全得释,凭公平施管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