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經課程-巴斯德(簡)

105501
Add to cart
  • Description

Bible Study Course

巴斯德著

研經課程-巴斯德(簡)

作者: Sidlow Baxter

 

  序

 

    本书之初稿,原为我在爱丁堡的查诺弟教堂(Charlotte  Chapel,Edinburgh)星期四晚的查经班用;预备的时候,本来没有意思要付梓出版,因此无论形式上,结构上,都相当口语化,不着重文章的形式,或词藻的考究。只为便利当时讲台上使用,后来成书付梓,我仍保留着它原有的样式,相信这样会对读者有特别的帮助和好处。唯望具文学修养及要求严格的读者能宽宥包容。

    本书之原式既为讲台所用,我亦在不少部分能适意地享有一个讲员引用别的作品的自由,而不必像作者那样的受限制。希望我纯因钦佩而引用的材料,不致使我越过抄袭的界限。即或如此,我所引用的,均是已在天上与基督同在的先圣先贤而已。

    我对于亲爱的老(不少人看来是古老吧)杰多约翰、优加克约翰、皮雅逊、安德逊罗拔爵士,摩根金宝先生等(John Kitto,John Urquh-art A.T. Pierson,sir Robert Anderson,and Campbell Morgan),以及其他持守纯正信仰的人士,是满怀感激的,尤其是那套无与仑比的《讲台注释书》(Pulpit  Commentary),匡助我的地方很大,在此我要一并致最深的谢忱。

    无论怎样,本书均是我多年独自研经的成果,对书内各部分言论亦欣然负责,深信自始至终,均能持守「圣经都是神所默示」的原则。唯愿神能使用它,叫一切为他的儿子、我们的救主而活而事奉的人,深得益助。

 

  

 

    不认识圣经的人,他的教育不算完全;

    不详细研究圣经的传道人,不配事奉基督的教会;

    不立志了解圣经的圣工人员,他的工作不会有价值;

    不充份领会圣经真理的基督徒,他也不能过基督徒得胜的生活。

 

我们的目的

 

     本书是以查经课程的结构而写成,目的是叫我们有机会来熟习圣经;因此,开宗明义,让我们坦诚又清楚地说个明白,虽然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地保持每部分都详细地研究的标准,但真要立志明白圣经的人,却不能单阅读本书,而置圣经于次要的地位,这样不单本末倒置,也把本书的大前题完全误解了。我们强调地指出,阅读本书之前,一定要先阅读圣经本身,一段一段的读,并且要反覆地精读,而本课程只是一种辅助性质的材料。无论我们怎样仔细地研读本课程,若不与圣经并排而读,他就会错过研读圣经的宝贵助益。我们冀望的,是那些从没有仔细地研究过圣经的人,每星期能用他们宝贵的时间照着本课程的提示,从创世记开始,慢慢地把整部圣经读完。

    今天大多基督徒读圣经,为的就是东抓一把,西抓一把的来找材料,或是穿凿附会的制造一些所谓亮光,来帮助他的基督徒生活,结果把神的话语弄得支离破碎,面目全非,这太糟糕了;这样子读圣经,他的灵性和理性不流于浮浅单薄者,几稀也!圣经并非急就章,它也不容许人在匆匆忙忙下,像翻电话簿那样看它。我们需要整体地来研读,来了解它,只有抱这种态度来读圣经的人,他的事奉才有深度、丰富,和踏实,使他的属灵生命和经历坚固。再者,我特别要提醒传道人一件事,最伟大的讲章,都不是为了讲道而读圣经读出来的,乃是基于平日为要研究神的真理而读圣经读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写这本书的目的,不全是为了帮助预备讲章的——虽然我们若恒久地按着本书的提示来研究圣经,这目的仍会达到——它为的是帮助我们能够实实在在地了解圣经整体的真理。很多时候,一些听起来很受感动的讲章,过不了几天就忘得一干二净,半点不留,但另外一面,那些最能改变我们生命的,通常听的时候不见得是怎样轰轰烈烈的。我们应该重新修正一下我们对圣经的态度,不再为着一时的兴趣,或是处于危机时才寻求它的引导,乃是立定心志,要好好下功夫在神的话语上,务要对圣经有一个明确的认识,这样我们整生的属灵生命和事奉才算得是坚固牢靠;这是唯一的法门,没有捷径,每一个传道人或是任何形式的圣工人员,都应该是精通圣经的。

 

我们的方法

 

    至于我们使用本书的方法,也应该在这里交代一下,圣经是一本丰富无边的书,研究的方法实在是多得数不胜数。这好比有人问一个水手船要开到什么地方去,他说:「先生,我只是在海洋上航行呀!」当我们打开圣经,要着手研究,情形就差不多是这样,圣经就像一个无边无际的海洋,摆在我们面前的,是奇妙而满有恩典的真理,只是我们不想漫无目的地启绽,不然我们什么地方都去不到。我们需要一张航海图,也需要一个罗盘,才不会在这个荣耀的海洋上转得头昏脑涨,费时失事,结果半点都得不着。一个正确的方法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   正如上面所说,研究圣经的方法很多,就如:灵修法、历史法、表象法、分题法、预言法、时代论法、分析法、传记法、批判法等等,我们可以按着自己的需要来使用。但本书所采用的,则是「解释法」(Interpretative),我们要一卷卷书来解释,换句话说,我们先要找出每卷书的中心思想,解释那一卷书中最特出的意义和信息,然后再看它跟别一卷书的关系。这种研究法的重要性是明显不过的,倘若我们连最显着的信息都抓不着,那卷书的最终目的就算达不到了。事实上,这种渐进式的解释法是一切研经法的基础,没有正确的解释,任何方法都容易陷入歧途。

    随着这方法的是,我们会按着各卷书不同的特性,藉着三方面来剖视每一卷书的基本信息:

   (1) 分析它的结构;

   (2) 从它相同的地方看全书的主流;

   (3) 提供意见来作更深研究它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让每卷书来亲自教导我们认识它的奥秘,了解它的意义,所以我们坚定地反对任何人为的、牵强的解释,来加诸圣经中任何一卷书。为了显示人的聪明而牺牲准确性,是我们对神的启示的傲慢。今天有些传道人常会高抬某种特别的「架构」,无论那种说法是多漂亮高明,其分析若是错误了,就足以使整卷书的重要信息显得迷糊不清。当我们按着本课程的提示,按卷研究下去,就会了解只要分析正确,神的话语就会显得非常有力和美丽,所以诗人说:「你的话语一解开,就发出亮光。」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你或许会奇怪有卷书会讨论得特别详细,而另一卷书又好像是只就其概要来讨论。我要在这里指出,这种安排是为要叫我们的目的更明朗。无论怎样,我们不能以一卷书所占的篇幅来衡量该书的价值的,好比一颗钻石的价值,一定会超过一大块玻璃板,又或者是一个划时代的行动的重要性,会抵得上几十年的琐事一样。圣经也是如此,万事都有它的位置,有的较为明显,有的不,就如扫罗高过以色列的众子一样,每一部分都重要,只不过有些部分较特出而已。

    我们在这卷书所铺陈的,也是按着这个道理,我们会就每卷书不同的信息,以及这个信息与别卷书的关系来讨论,因而讨论的简详也有所不同,我们相信透过这样的安排,是最能拱托出圣经整体的真理。这是为什么我们会用较多的篇幅来讨论摩西经卷(创世记、出埃及记、利未记、民数记、申命记),因为它们是整个真理的基础;而五经中的申命记,我们又会特别详细,因为该书的文字、表记、预表,以及观念,一直贯穿整部圣经,直到启示录。而对历代志上、下的讨论则较为简单,因为该二书的内容是属于历史性的,研读的方法——特别以本书的篇幅而言——则是正确的组合,胜于逐字逐句的分析了。

让我们谨记,我们的目的有别于一般的圣经注释,在注释中,我们可以按着每本书的一章、一段、一节,甚至一个字,来详加注释,但本书的目的,是叫我们有机会来了解圣经整体的意义,它的结构、主流,以及鲜明特出的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巴斯德